開(kāi)業(yè)18天,賠出去近30萬(wàn),天水麻辣燙第一波閉店潮來(lái)了頭條

餐飲界 / 餐飲界 / 2024-04-23
流量驅動(dòng)下,天水麻辣燙一夜之間遍地開(kāi)花。
餐飲界

流量驅動(dòng)下,天水麻辣燙一夜之間遍地開(kāi)花。

家住北京海淀的微微,猛然發(fā)現自家小區和公司旁邊都新開(kāi)了一家天水麻辣燙。兩家品嘗過(guò)后,微微給出的評價(jià)是“還好”,“沒(méi)有想象中驚艷”。

大眾點(diǎn)評顯示,北京地區“天水麻辣燙”的商戶(hù)數量已經(jīng)飆升至有846家。且從大眾點(diǎn)評評論的活躍度不難看出,大批消費者涌向“家門(mén)口”的天水麻辣燙。

其中,餐飲界(canyinj.com)看到了一家非常有意思的“天水麻辣燙”。該店的多條評論提到,慕名而來(lái)品嘗正宗天水麻辣燙,沒(méi)想到“天水”是老板的名字。一家不是“天水麻辣燙”的“天水麻辣燙”也承接到了流量紅利。這是否意味著(zhù),天水麻辣燙店“很掙錢(qián)”?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▲圖源:大眾點(diǎn)評截圖

然而就在日前,一則熱搜為我們兜頭潑了一盆冷水。一名男子花近30萬(wàn)開(kāi)天水麻辣燙,18天關(guān)門(mén)。密集開(kāi)店過(guò)后,天水麻辣燙的第一波閉店潮來(lái)了!

01、第一波閉店潮來(lái)了,濟南某店開(kāi)業(yè)18天賠了近30萬(wàn)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根據濟南時(shí)報的報道,近日,濟南高新區一家甘肅麻辣燙門(mén)店開(kāi)業(yè)僅18天便宣布關(guān)門(mén),因此引發(fā)廣泛關(guān)注。

報道中,店主劉先生為了這家店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和資金。他不僅花了2萬(wàn)元前往天水當地學(xué)藝,還前后投入了近30萬(wàn)運營(yíng)此店。但和劉先生的預期相去甚遠,在短暫的火爆過(guò)后,“回頭客很少”。最終,劉先生果斷關(guān)店。劉先生計算,從學(xué)藝到開(kāi)業(yè)籌備,再開(kāi)業(yè)18天的各項成本,他一共賠出去近30萬(wàn)。

在媒體采訪(fǎng)中,劉先生表示,原本是看中了網(wǎng)紅產(chǎn)品的“市場(chǎng)前景”,但事實(shí)證明,跨區域復刻網(wǎng)紅,能復刻產(chǎn)品卻不一定能復刻流量。

劉先生分析,選址加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,是導致其生意不佳的主要原因。但除了自身原因外,創(chuàng )業(yè)環(huán)境的變化也讓大家始料未及:短短一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,天水麻辣燙經(jīng)歷了從“城市首店”到“貼身肉搏”的驟變。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▲圖源:大眾點(diǎn)評截圖

4月19日,百度地圖搜索“濟南天水麻辣燙”顯示有760條結果;大眾點(diǎn)評定位“濟南”搜索“天水麻辣燙”,顯示有384家商戶(hù)。而據濟南當地的媒體報道,3月8日,濟南首家“甘肅麻辣燙”小吃店面市。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▲圖源:百度搜索截圖

從3月8日至4月19日的一個(gè)多月時(shí)間里,濟南開(kāi)出數百家天水麻辣燙門(mén)店。在餐飲界(canyinj.com)鶴九看來(lái),這是很多網(wǎng)紅餐飲的通病,被流量沖昏頭腦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試圖在沒(méi)有經(jīng)歷品類(lèi)教育的情況下就一窩蜂開(kāi)店搶占市場(chǎng),大概率會(huì )成為烘托流量的一杯“棋子”。缺乏穩定消費人群支撐的流量,并不能為門(mén)店帶來(lái)持續的生意。

02、代購月入10萬(wàn),為何“外地人”開(kāi)不起來(lái)?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和劉先生的門(mén)店形成鮮明對比,天水麻辣燙在天水依然風(fēng)生水起。有累出“痛苦面具”的大叔,有連續20天忙到凌晨4點(diǎn)的小店員工,還有大排長(cháng)隊的流量密碼……近日,“天水麻辣燙代購月入10萬(wàn)”的報道更是登上了熱搜。

在小紅書(shū)、抖音等平臺上,出現了一批“天水麻辣燙跑腿”、“天水麻辣燙代購”,在媒體報道中,這一群人靠著(zhù)天水麻辣燙的現象級流量,最高月入10萬(wàn)。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▲圖源:央視報道截圖

如此火爆的生意,為何在外地“支棱不起來(lái)”?在這里,我們或許可以跳出追捧流量的怪圈,去觀(guān)察一下事件的本質(zhì)。

一是從流量本質(zhì)看,天水麻辣燙的火爆是一張“文旅牌”,它的本質(zhì)是以“吃”引“游”,以“吃”為窗口帶動(dòng)當地旅游業(yè)以及其他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

甘肅省文旅廳發(fā)布的數據顯示,清明假日三天,甘肅天水市(2區5縣)共接待游客94.65萬(wàn)人次,實(shí)現旅游綜合收入5.4億元。三月份,天水市累計接待游客464萬(wàn)人次,旅游綜合收入27億元,較上年分別增長(cháng)64.8%和67.2%。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▲圖源:央視報道截圖

跟隨天水麻辣燙一起火爆起來(lái)的,不僅有甘谷辣椒、定西寬粉、秦安花椒,還有甘肅的高原蔬菜、“解辣搭子”——花牛蘋(píng)果、黃金帥蘋(píng)果、菊花茶等等。麻辣燙的背后,天水真正想要打出的王牌是以“樸素的鄉土人情”為背景的旅游產(chǎn)業(yè),是以 “土特產(chǎn)”為特色的農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。

所以,天水麻辣燙流量的核心地帶在天水,出了天水,少了文旅流量的支撐,天水麻辣燙的流量還不足以支撐起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在全國組團開(kāi)店。

二是從餐飲本質(zhì)看,天水麻辣燙的全國化模型還在初級階段,是“下一個(gè)螺螄粉”還是“下一個(gè)沙縣小吃”有待驗證。

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已蜂擁而至,但天水麻辣燙的跨區域創(chuàng )業(yè)模型還未形成。

近日,天水麻辣燙走進(jìn)了直播間,以甘肅天水官方的名義在線(xiàn)上開(kāi)店,賣(mài)的是正宗天水麻辣燙和當地特產(chǎn)?!伴T(mén)店+零售”雙管齊下,天水麻辣燙走起產(chǎn)業(yè)化的路線(xiàn)。這不禁讓人聯(lián)想到螺螄粉,同樣是“門(mén)店+零售”的邏輯,廣西螺螄粉已經(jīng)成功實(shí)現零售產(chǎn)業(yè)化、門(mén)店規?;?。但不得不承認的是,和螺螄粉相比,即便擁有甘谷辣椒和定西寬粉的加持,天水麻辣燙的味型差異點(diǎn)并不突出。這意味著(zhù),天水麻辣燙可能要付出更多努力和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,才能達到螺螄粉今天的成就。

如果單純從開(kāi)店的邏輯來(lái)看,我們可以將天水麻辣燙對標沙縣小吃、蘭州牛肉面等地域特色餐飲。相對于這些品類(lèi),陡然走紅又迅速跨區域開(kāi)店的天水麻辣燙則在技術(shù)、供應鏈、風(fēng)味標準化等方面,還存在很大的挑戰。

綜上,無(wú)論是從流量本質(zhì)還是餐飲本質(zhì)的角度來(lái)看,距離天水麻辣燙真正可以實(shí)現“遍地開(kāi)花”,還有一段很長(cháng)的路要走。在這段路上,會(huì )有人乘風(fēng)而起,也注定會(huì )有人成為陪跑。

03、把文旅游量轉化餐飲流量,很多人犯了三大致命錯誤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和開(kāi)18天閉店的濟南甘肅麻辣燙有著(zhù)相似的狀況,餐飲界(canyinj.com)定位“北京”在大眾點(diǎn)評平臺上翻看天水麻辣燙門(mén)店的評論發(fā)現,天水麻辣燙在北京的表現也不盡如人意。

首先是846家商戶(hù)中, 評論數量?jì)H兩位數甚至一位數的現象非常普遍,這意味著(zhù),很多門(mén)店為新開(kāi)門(mén)店。 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▲圖源:大眾點(diǎn)評截圖 

第二是 有些門(mén)店的經(jīng)營(yíng)盡顯倉促。街角的狹長(cháng)過(guò)道,美食街角落里的小檔口,被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簡(jiǎn)單改造成天水麻辣燙的小店?!安似飞佟薄皼](méi)有所謂的定西寬粉”“就是普通的麻辣燙小店”……引發(fā)網(wǎng)友的吐槽。 

餐飲界 餐飲新媒體

第三是“ 掛羊頭賣(mài)狗肉”,有網(wǎng)友評論吃到了“加了麻醬的天水麻辣燙”,稱(chēng)“要不是在網(wǎng)上攻略了天水麻辣燙,都要以為天水麻辣燙和張亮麻辣燙是一派了”。這些門(mén)店大多是舊店改造而成,簡(jiǎn)單換上天水麻辣燙的招牌,事實(shí)上是賣(mài)的還是原來(lái)的產(chǎn)品。 

異地的“天水麻辣燙”毀譽(yù)參半,這背后,像劉先生一樣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不得不為自己的錯誤買(mǎi)單。 

1、盲目跟風(fēng):流量來(lái)了,一哄而上;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無(wú)序競爭。

今年的天水麻辣燙,去年的淄博燒烤,在“開(kāi)店—閉店”潮中有著(zhù)相似的情節。 

去年的今時(shí),全國的游客涌向淄博擼串,淄博燒烤瘋狂輸出在全國各地開(kāi)店。巔峰時(shí)刻,河南一個(gè)縣城一條街上500米的距離開(kāi)出4家淄博燒烤店,如今“一家不?!?!有人從籌備到開(kāi)業(yè)僅花了21天,有人更是只花了“半個(gè)小時(shí),100塊大洋”把原來(lái)的門(mén)店招牌加了“淄博燒烤”幾個(gè)大字。 

大小的淄博燒烤店一哄而上,“真假”淄博燒烤混戰,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導致無(wú)序競爭,部分店鋪很快被淘汰出局。和天水麻辣燙一樣,當流量熱度褪去,“涼掉”的不是淄博燒烤和天水麻辣燙,是“無(wú)腦跟風(fēng)”的創(chuàng )業(yè)門(mén)店。 

2、追求速成:“快錢(qián)”來(lái)得快,走得也快。

劉先生是第一波開(kāi)天水麻辣燙的店主,劉先生籌備門(mén)店時(shí),天水麻辣燙的流量還未抵達巔峰。在劉先生的預想中,趁著(zhù)流量增長(cháng)期,最起碼可以賺一波快錢(qián)。但現實(shí)很骨感,從籌備到閉店,劉先生僅用了“一個(gè)月時(shí)間”,還未等到賺足快錢(qián),分流到他店里的流量就已呼嘯而去。 

據劉先生復盤(pán),如此“速成”,讓劉先生在選址、管理,甚至是產(chǎn)品上都犯了“致命錯誤”,直接導致了門(mén)店的火速閉店。 

3、空有熱情沒(méi)有模型:甭管怎么做,先引進(jìn)來(lái)再說(shuō)。

正如上述提到的“速成”開(kāi)店,很多創(chuàng )業(yè)者都未曾來(lái)得及考察當地的市場(chǎng)情況,思考門(mén)店的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以及產(chǎn)品架構的設計等等,就把天水麻辣燙直接“照搬”過(guò)來(lái)。但很多人忽略了,在迎來(lái)“潑天富貴 ”之前,天水麻辣燙在全國的知名度極低,甚至是甘肅也是一個(gè)“小透明”。 

要把這樣一個(gè)“小透明”打造成一顆閃閃發(fā)光的“新星”,需要的不僅僅是當下的一波流量,它還需要成熟的門(mén)店模型,需要可以支撐全國開(kāi)店的供應鏈,以及可供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學(xué)習的培訓體系……而這一切,天水麻辣燙都還需要進(jìn)一步建設。 

04、參某說(shuō)

幾乎所有網(wǎng)紅餐飲形式都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和盲目性。不確定的不僅有流量的走向,還有餐飲形式本身面對異地市場(chǎng)的匹配度,只有該餐飲品類(lèi)恰好符合異地消費者的口味時(shí),它才能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可能。盲目的也不只有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還有跟風(fēng)的消費者,當跟風(fēng)消費褪去,有人或許能夠憑借真本事留下來(lái),但更多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則不得不面對流量褪去后的一地雞毛。 

免責聲明:1.餐飲界遵循行業(yè)規范,轉載的稿件都會(huì )明確標注作者和來(lái)源;2.餐飲界的原創(chuàng )文章,請轉載時(shí)務(wù)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(lái)源:餐飲界www.criminalrecordus.cn",不尊重原創(chuàng )的行為餐飲界或將追究責任;3.投稿請加小編微信canyinj888或QQ237634588。4.餐飲界提供的資料部分來(lái)源網(wǎng)絡(luò ),僅供用戶(hù)免費查閱,但我們無(wú)法確保信息的完整性、即時(shí)性和有效性,若網(wǎng)站在使用過(guò)程中產(chǎn)生的侵權、延誤、不準確、錯誤和遺漏等問(wèn)題,請及時(shí)聯(lián)系處理,我們不承擔任何責任。


掃碼關(guān)注餐飲界微信號


媒體官方合作